我們能看到公義嗎?

By Maymay05, 2018-11-22

沒有公義 沒報導和解

By Wonderland, 2018-11-21

偏頗報導部分案情 沒有公義 沒報導和解

 

偏頗報導部分案情 沒有公義 沒報導和解

      麥寶玲最初是銅鑼灣診所的病人。與黃婉媚為同一航空公司的朋友關係。

由於麥寶玲有心臟病,楊醫生原意是不希望她全身麻醉做手術,脫除上顎埋於顎骨內的三隻牙齒,加上麥寶玲說港龍航空當時不準許員工因為美容而矯齒,所以才使用上排活動矯齒器的混合方法。(當時未能找到相片,證明曾使用上排活動矯齒器的混合方法,現在此相片已經找到)

進行治療超過了三個月後,麥寶鈴介紹同一航空公司的好友黃婉媚前往診症

麥寶鈴在04年4月至05年6月期間,一直都有接受治療。

而何嘉敏,一星期六天工作,協助楊醫生治療麥寶玲,全部覆診均在場,期間沒有聽過麥寶玲有任何的不滿。

 

 

Albert Lee只是影了一張不適合的全口掃描X光片(panoramic), 此X光未能顯示當時牙齒的排列情況。

然後一齊往梁定安診所尋求意見,但竟然沒有即時影合適的Lateral Ceph x光(這個X光片能夠顯示當時牙齒的排列情況),和即時印模, 然後待了六個星期之後才印模.

 

十分奇怪,梁定安沒有即時紀錄,雖然六星期才印模,牙齒仍然不太差。今天,如果麥寶玲同意,楊醫生可以出示該模,大家就明白整件事。

 

原來梁定安為當時香港牙醫學會秘書長期間,收了楊醫生多年要求牙醫學會澄清及道歉的法律文件。

 

https://bit.ly/2Q8T8Tc

 

由於香港牙醫學會並非監管會,楊醫生一早已退出了該會,不知道梁定安是秘書長. 不知道會有這麼大的衝突。

 

 

麥寶玲於牙醫管理委員會中作證時沒有提及未能結婚,所以律師沒有盤問此點。08年時十分肥胖,相信當時應剛生產完。相信現時子女已經有了11-12歲了,根本未能結婚並非事實。

新聞報導記者採訪時當時不敢笑,相信只是怕被人看見牙齒並沒有問題,不需要脫除該三隻牙齒亦能完成矯齒。

病人的投訴十分奇怪,如果病人覺得痛及趕時間, 為什麼六星期後才印模, 影正確x光及接受治療呢? 其實只要繼續治療就會完成, 梁定安沒有大方向改變方法只是繼續治療, 亦已經完成療程。牙醫管理委員會在審訊期間經已完成該療程。

當時楊醫生要求Albert Lee及梁定安提供她們的醫療紀錄,及反告梁定安貶低同業,梁定安不肯提供的醫療紀錄,一般法庭是會要求控方提供證據指證對方。

牙醫管理委員會在審訊期間,麥寶玲與蘋果記者午膳,而索償時只有蘋果日報報導。

蘋果日報亦沒有報道最終結果及裁判和解,亦沒回復電郵查詢。

 

What do you think?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